夏夏凌凌江

屁话很多,脾气很大,更新随缘

关于《起风了》的几点说明


1️⃣《起风了》原本就是我突发奇想的产物,没想到在筹备期间获得了大量的支持,无论是参与设计及校队过程中的几位老师,还是所有喜欢我文章的小姐妹们,感激之情,无以复加。每每看到大家收到本子以后晒图,我都非常荣幸且开心


2️⃣由于本人工作原因,本子从排版、印刷再到发货都由工作室全权代理,有任何问题都可找我沟通解决


3️⃣所有lofter私信过我关于余本情况的小姐妹们,我全部都为你们保留了一本。但是由于余本数量较少,所以如果已不再需要,请务必跟我说明情况,避免不必要的浪费,谢谢配合🙏


4️⃣余本全部由我本人在处理,请各位放心

“奇遇人生”

夏天还没有结束哈哈哈哈哈

《起风了》随书赠送的周边双人手幅和Q版小镜子版权属于 @喜欢小鲨鱼嘛 和 @憋说了 两位老师,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大家不要随意买卖


虽然东西成本不高,但是凝聚了两位老师不少的心血,在此恳请大家尊重这份心意🙏🙏

【春华秋施】运动会什么的果然最适合谈恋爱了呢

春华秋施简直就是为校园爱情量身定做的

真好啊



以下正文



01.

晚自习开始过半了邓超元才偷偷摸摸的从后门溜进教室,屁股还没碰到椅子呢,就被施展一把抽走了手里的袋子。

“邓超元你啷个脑瓜儿是不是有问题,去小卖部晃晃悠悠这大半天买回来的都是个撒子?”施展手在购物袋里翻得飞快,嘴巴是一点也没停,“怎么全是牛奶和水果?辣条呢薯片呢?你是去运动会还是去敬老院送慰问呢?”

“爱要要不要滚。”邓超元眼看着施展一遍叨叨一边挑了两瓶热牛奶小心翼翼的塞进桌洞,气呼呼的扯回袋子,“我给阿口买的你有意见?”

“切,没劲。”

“诶我说你啷个屁事恁多?”邓超元啐了一声作势要掐施展的脖子,被坐在讲台上的班长瞪了一眼才讪讪收回手,干咳了一声压低了嗓子,“不是你自己说最近要增肌不吃薯片辣条的啊。”

“我又想吃了不行。”

“呸,我信你个仙人板板。”

邓超元说着要踩施展的鞋,却见施展瞬间正襟危坐埋头看书,一副好学生的认真模样,再一扭头就瞥见别着“纪律委员”大红色袖标的胡春杨正站在教室门口盯着他们这个方向,板着个脸捧着记录板写写画画。邓超元心想大事不妙,愤愤的踹了一脚施展,用口型骂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啷个晓得运动会前一天学生会还要查纪律啊!”施展哼唧了一声,“谁叫你不买薯片。”

“活该!”

 

 

02.

胡春杨巡逻完一圈回到教室以后晚自习刚好结束。管栎接过记录板看了看手表:“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明天就是运动会今天倒也不用这么认真吧。”

胡春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说话,脸颊微微有点泛红,估计是闷的。青市九月底了天气还热的一批,不少女同学放假回来开开心心的换上新买的漂亮衬衫,被太阳晒了一天以后骂骂咧咧的回寝室换回了短袖短裤。全校大概只有胡春杨一个人套着校服外套还不嫌热,问了就说是为了防晒。

这种自残式防晒的结果就是胡春杨一个男生皮肤比大多数女生还要白。李振宁羡慕的戳着胡春杨白嫩的胳膊肘问杨杨你是天天拿牛奶洗澡吗,胡春杨鹅鹅鹅鹅的笑了老半天然后郑重其事的回道:“我最讨厌喝牛奶了。”

如果薯片是口袋里只有三块钱也要买的零食,那么牛奶就是给三百块也不想喝一口的存在。

管栎随手翻了翻册子,目光在邓超元三个字停顿了一下马上就略了过去,收好板子拍拍胡春杨的肩,正打算走就发现胡春杨嘴角有一点白色的印子。

“嚯!我说你怎么检查了这么久,合着偷吃去了啊。”管栎恶作剧似的挑了挑眉。胡春杨连紧手忙脚乱的擦嘴,把嘴边这一圈都揉红了才停下。

“害!你慌什么,我又没骂你!”管栎轻轻揉了揉胡春杨的头发,“比起偷吃,我更奇怪你居然会喝牛奶。”

“我…”胡春杨低着头眼神躲闪,支支吾吾好久说不出话,“隔壁班的那个施展不是老说,多喝牛奶身体才能强壮嘛…”

 

 

03.

五点钟起床丝毫没有影响施展比赛的状态。

距离200米预赛还有半个小时,施展换好了运动裤运动鞋,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就自个儿哼哧哼哧的开始热身。别问施少爷今天为什么这么认真,他可是约好了要拿冠军请吃饭的!

高抬腿做到第三组的时候姚弛拎着矿泉水来了,看施展上蹿下跳的样子眉眼还是流露着担心。暑假施展跟邓超元打篮球不小心扭到脚了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月,这次运动会班主任本来是想让施展好好休息就别参加了,可人昂着脖子嚷嚷着不,非要去为班级争光,大喇叭一喊拦也拦不住。

“施展,你脚是真没事还是瞎逞强,要是不行就弃赛,我们大家不会说你的。”

他们班的惯例就是每个运动员一对一一个负责人,不过自从姚弛被分配到了施展以后,他觉得自己不是在照顾运动员而是提前养了个娃。

“没事!你展哥我好的很。”施展拍拍自己壮实的胸脯,“之前受伤的地方早就好的差不多了,而且今天早上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擦过药了,你放心。”

“你确定?”姚弛还是有点不放心,“你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我去医务室帮你拿药。”

“哎呀姚老师我真没事,我自己有药,都备好了,你就别操心了。”施展大剌剌的摆摆手,“比起这个,你加油稿给我写了没有,我可是要做这个运动会上被吹彩虹屁最多的男人!”

“写了写了!好厚一沓呢!”姚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随即抱怨道,“广播站那个胡春杨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都递过去好几十张加油稿了,就是不念!施展,该不会是你之前得罪过他所以故意报复你吧!”

施展听罢撅着嘴小声嘟囔了几句,姚弛没有听清。

“啥?你说啥?天呐施展,喇叭居然也有熄火的一天!”

“我说,怎么可能!你展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行行行!”姚弛连忙堵住耳朵求饶,“我错了还不行吗!您可别喊了,我觉得我要聋了!”

 

 

04.

早上五点钟就起床的后果是胡春杨觉得自己快要死在主席台上了。

从开幕式开始到运动会进行一半,胡春杨已经不知道自己念了多少份稿子了,有些人表面上“加油运动健儿们”几句话念的激情澎湃情感饱满,实际上早就灵魂飘散分分钟就想撂下话筒撒手不干。

“我现在觉得自己的喉咙里长了个撒哈拉沙漠。”胡春杨咕咚咕咚的干完半瓶冰可乐才缓过劲来,管栎赶紧顺顺他的背。

“喝这么急,你也不怕糊嗓子。”

胡春杨不想说话,虚弱的摇摇头,从脚下的塑料袋子里扒拉出一包薯片,狼吞虎咽的几口才满足的瘫在椅子上。

“我还怕你没东西吃,特地给你买了点,没想到你备的挺全啊。”管栎晃了晃手里的饼干。

因为运动会学校的小卖部早就被学生们抢购空了,就这曲奇饼干还是管栎从几个高一学弟手里抢过来的。他本来担心胡春杨一天没吃东西会饿,结果来了才发现人家什么酸奶薯片饼干糖果应有尽有,就连什么润喉糖活络油止痛膏都一应俱全。

胡春杨抿着嘴笑了笑,语调不自觉的上扬了几分:“都知道今天运动会,当然要做好准备呀。”

“好好好,那我把饼干放这儿了,你那瓶水不喝了我也帮你收走了。”管栎说着就去拿桌上的水瓶,然后摸到一叠纸。

“这是啥?”没等胡春杨反应过来管栎就已经念了出来,“'东风吹,战鼓擂,无敌展哥怕过谁','广阔的绿茵场是为你们搭建的舞台,施展吧施展,我们将永远为你喝彩'。噗哈哈哈,杨杨这些加油稿你不念放着干嘛。”

“太肉麻了。”胡春杨别过脸语气低沉了几分,“不符合要求。”

“哈?”

 

 

05.

施展最喜欢开学后的第一个早自习,运动会期间的晚修,和期末考试前的复习周,因为没有作业。

“但这也不是你抱着手机看柯南的理由。”邓超元忿忿的表情好笑中透露着心酸。他早就决定好了要趁今晚在王者峡谷大杀四方,却因为施展要看柯南不参与战斗而显得落寞不少。

“你懂个屁。”施展头也不抬,他用了一个晚上才搞清楚怪盗基德不是工藤新一但是冲矢昂就是赤井秀一,还没琢磨透世良真纯和她妈到底什么来路讷怎么可以就此放弃。

“你要是学英语也有这劲头欧阳老师肯定乐得要给你唱首歌。”邓超元哼了一声,“不就是周末要去看柯南剧场版你至于吗。”

“至于,不然到时候一个角色都不认识多尴尬。都跟你似的去看复联冲着雷神喊海王啊!你不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上回王喆约邓超元去看复联四,邓超元作为一个漫威盲非说自己是死忠粉,然后在雷神出场的瞬间高喊了一声海王,震撼的全场,从此声名远扬。被戳到脊梁骨的邓超元心情复杂,于是强装镇定硬生生转移话题。

“你这眼镜挺好看啊。”

“别动。”施展眼疾手快的打掉邓超元的手,“那是杨…那是别人落下的别乱动。”

普普通通的框架眼镜本来一点也不特别,可施展这着急上火的样子到让邓超元有些疑惑,可惜憨批天生粗神经,想了半天最后也才蹦出一句:“小气。”

施展:靓仔无语。

 

 

06.

晚自习加起来总共两个小时,胡春杨他们班光决定看什么电影就吵了半个小时。班长说看《生化危机》,班花说太可怕了;学委说看《黄金时代》,班花说太古板了;团支书说看《逃学威龙》,班花说太没有内涵了,最后大家问那你到底想看什么呢,班花一拍桌子说当然要看《小猪佩奇》。

胡春杨看着投影上佩奇在泥地里蹦啊蹦内心毫无波澜,上一个沉迷佩奇的人已经被他冷暴力制裁了,现在估计正忙着补别的动漫。倒不是胡春杨真的很讨厌小猪佩奇,只是他今天忘了戴眼镜,看屏幕着实有点费劲。

“这个不是吗?”管栎指了指胡春杨脖子上挂着的细框眼镜,要不是胡春杨否认他完全看不出跟胡春杨平时戴的那副有什么区别。

“不是。”胡春杨摇摇头,揉了揉眼睛,“款式一样,但是这副没有度数,我不小心拿错了。”

“你一个近视眼没事买什么平光眼镜,你看看吧。”管栎说。

胡春杨似乎是反驳些什么,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你周末有事吗?柯南剧场版上映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管栎又问。

“不去,我约了别人,不好意思嘿嘿。”

“行吧。”管栎忧伤的叹了口气,“杨杨你最近行程很满诶,总是不跟我一起出去。”

“嘿嘿嘿。”胡春杨做了个鬼脸。

 

 

07.

十米,五米,一米,冲线!

“恭喜高二(五)班的施展同学获得冠军!”

剧烈的欢呼声在操场上炸开,施展还没喘过气来就被同学们团团围住,邓超元抹着泪冲上来想要一个大大的拥抱,被施展义正严辞的制止。

“怎么,你还恐男啊。”

“我不恐男,我恐你。”施展哗啦蹦开三米远,“大家都是有家室的人,我劝你慎重。”

“我呸。”

两人日常的斗嘴惹得一片哄堂大笑,姚弛连忙抓着时间拍了两张照。

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展哥,拿了冠军请客不!”瞬间引起一阵附和。

“就是!”

“对啊,展哥请客!”

“请客请客!”

起哄声越来越大,慢慢的就变成了整齐划一的口号,场面热闹极了。

“滚滚滚。”眼看阵仗越闹越大,施展惊得就差从地上跳了起来,“就想着吃饭,撑死你们算了!”

“噫!施展你这就不厚道了!”

“打扰了,展哥晚上有约~拜拜~”施展说着大摇大摆的往宿舍走去,一副乐滋滋的模样。

姚弛看着施展的背影笑出了声,转头想起施展的校服还在自己手上,正想叫住施展呢,就看见校服兜里飘出一张字条,“加油”两个字清秀俊逸,落款工工整整的写着“胡春杨”。

姚弛一时心情复杂。

 

 

08.

闭幕式的音乐还没结束胡春杨就蹭的冲回了寝室,用李振宁的话来形容,刘翔看了伤心,博尔特见了流泪。然后被管栎一句“就你话多”怼了回去。

胡春杨今天不太正常,纵是自我麻痹如管栎般也意识到了,毕竟胡春杨上次戴隐形眼镜还是为了去防弹少年团的签售会,框架眼镜影响他和偶像眼神的交流。

“有问题。”这是肯定句。

“吃火锅戴眼镜看不见,隐形比较方便。”胡春杨自认为这个理由诚恳且充足。

“铲铲。”管栎重庆话都出来了,“上回咱宿舍约火锅怎么没见你戴隐形?眼镜都给热气糊没了抢毛肚还照样抢的又快又准!”

李振宁用力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胡春杨语塞。管栎趁胜追击:“我们寝室的箴言是什么!”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那你还不快说,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

“嗯……”胡春杨低着头似乎很是苦恼的样子。管栎心中暗暗呐喊“稳了”,表面还是云淡风轻的,正想要继续追问,就被门口的叫喊声打断了。

“胡春杨!”

隔壁班某施姓大喇叭的声音,听过一次必定永生难忘。

“胡春杨!你在吗!”

管栎的表情渐渐微妙,一直垂着脑袋的胡春杨忽然抬头露出一个讨好的笑。

“嘿嘿嘿,栎栎我先跟施展去吃饭了晚上回来再跟你解释!”

起身开门扑到施展的怀里再收获一个爱的抚摸,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一看就是做了好多次。

管栎顿时目瞪口呆。

 

 

09.

啊。

运动会果然最适合谈恋爱了呢。

哈哈。

 

 

【春华秋施】春天的歌

在冬天要听春天的歌


最近发了这么多糖想多产点粮,实在是瓶颈期完全没有灵感ヽ(ー_ー)ノ

这篇是之前出本时写的未公开,就借这个机会吧,希望喜欢


春去,夏至,秋逝,冬临,

一直在



以下正文↓


01.

连打了六个喷嚏以后,胡春杨终于意识到春天要来了——尽管同时到来的还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但这不重要!胡春杨兴冲冲的从衣柜底下翻出套头卫衣衫,然后再打开门的一瞬间灰溜溜的回到屋里套了一件羊绒外套。

初春的北京依旧寒冷,哪怕冬天已经过去了。


胡春杨一点也不喜欢冬天。他不喜欢冬天干燥的气候和阴沉的天空,更别提呼呼跟大嘴巴子似的刺骨寒风。网上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漫步在雪天,看细碎的雪花落满头顶,这样就好像我们一起白了头。胡春杨心想,先别提这事有多自欺欺人,下雪天在外面散步,你们也不嫌地滑。

姚弛听罢哭笑不得,打趣着说到人家喜欢被子晒过以后阳光的味道,你非说那是螨虫的尸体,用现实去戳破浪漫的幻想,你这可不就是赤裸裸的杠精嘛。胡春杨翻了个白眼哼唧了一声。姚弛又笑着继续到,再说了,冬天有什么不好的,下雪多好看呢,和喜欢的人一起喝着热巧看雪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胡春杨连忙摆手阻止了姚弛的长篇大论,对对对你的谷老师是人间初雪,我可求求你别秀了,放过我吧!姚弛咯咯咯的笑弯了眉眼。

而现在,胡春杨感受着冷风扎在脸上的刺痛感,在小区门口等了二十分钟依旧没有等来滴滴车司机以后,对冬天的厌烦又增加了几分。

马路对面有小情侣手牵手逛街,女孩大约是冷了,扯扯男孩的袖口腻腻歪歪的撒着娇,于是男孩拉开羽绒服外套,把女孩圈进了自己的怀里。胡春杨拿出手里噼里啪啦的给姚弛发消息,姚弛笑嘻嘻的回,看到了没有,这就是爱情,冬天的雪春天的花,现在就是恋爱的季节呀。胡春杨撇撇嘴不甘示弱:“姚老师你好歹一个爱豆,天天鼓捣我谈恋爱,你对得起我粉丝吗?”姚弛也寸步不让:“胡巨星,相信我,就你那些粉丝,嘴上喊着杨杨看看妈妈吧,心里天天给你安排小帅哥拉郎配。”

胡春杨气愤的关掉了手机。


大抵是自己的感情生活过于美满,姚弛有事没事就来操心胡春杨的情感生活,也不管两人的偶像身份,比他妈妈还要起劲。胡春杨最开始还会反驳说自己还小这么着急至于吗,后来也就习惯了,任凭姚弛给自己贴上“恨嫁”的标签也自巍然不动。倒不是说胡春杨性冷淡,只不过多年以来看身边的人恋爱结婚,分分合合,胡春杨自己也搞不懂恋爱究竟是怎么回事,更不敢轻易就去交付自己的真心去拥抱一段感情。

邓紫棋在歌里唱“爱本是泡沫”,胡春杨一遍又一遍的循环这首歌,然后低下头暗暗嘲笑这么多年依旧没有学会勇敢的自己。



02.

若不是王喆说自己好久没来北京了,一定要出来一起吃个饭,胡春杨是绝对不会出门的。

上上个月电影杀青以后胡春杨就任性的给自己放了个长假,他本就不是公司力捧的对象,可有可无的商业活动多几个少几个并无大碍,公司老板虽略有不满但也没有拒绝,于是他便在自己的小窝里安安稳稳的度过了这一个漫长的冬季。

去饭店的路上不出意外的堵了车,再加上之前等车浪费的时间,待胡春杨气喘吁吁的推开包厢的门时,房间里已经满满当当的全是人。十几道目光唰的一下落在了胡春杨的身上,他下意识的弯腰道歉,一抬头对上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眸。

施展。

曾经烂熟于心的名字忽的从脑海里崩了出来,胡春杨只觉得双手一阵冰凉。

“杨杨,快坐。”王喆连忙起身招呼,“我寻思着大家伙好久没聚了,难得今天都有空,就一起吃个饭。”

王喆这话说的体面,大家伙比赛结束以后各自发展,虽说经常能在工作场合碰见,但总归是许久没有私下聚会聊天过了。再磨蹭倒显得自己扭捏了,胡春杨“嗯”了一声就连忙入了座。

“杨杨我看了你之前演的那部网剧,没想到啊,我们杨杨居然是个隐藏的影帝。”陈宥维率先开口,话还没说完就被何昶希截了去,“你看看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杨杨演技一直就很好好吗?你忘了以前录异能学院的时候,杨杨狼人假扮神还上警,把咱们骗的一塌糊涂啦!”

胡春杨鹅鹅鹅的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包厢里的气氛这才被炒热。大家聊最近听到的八卦,吐槽某些奇葩同事,聊着聊着话题还是不自觉的回到了大厂。

仿佛要榨干人命的主题曲录制,紧张刺激又新鲜的小组测评,全时一点味道都没有却总是被卖光的鸭血粉丝汤,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残酷高压的竞争,所有的记忆都化作春日的那场烟花。回不去,留不住,忘不掉。胡春杨无数次在梦里梦见自己还在大厂,挣扎着从宿舍的床上爬起来,闭着眼睛摇摇晃晃的去练习室。梦里有黄色的训练服,有写着“越努力越幸运”的标语,还有人总是扯着嗓子大喊“胡春杨、胡春杨、胡春杨......”

“施展,大喇叭今天是忘了充电吗,怎么这么安静。”陈宥维突然冒出一句吓得胡春杨一机灵,他下意识的捏住衣角,眼神不自觉的瞟向和他隔了两个人的施展。

“害!”施展在一阵起哄声中笑眯眯的露出一口程光瓦亮的大白牙,“这不是,噪音是优质生活的天敌吗!”

包厢里的空调像是失灵了一样,胡春杨只觉得自己穿着厚厚的羊绒大衣也抵不住从脚底升上来的一股寒意。


冬天还没有过去呀。



03.

聚会终于在王喆喝到站在椅子上跳《迷宫》以后不得不结束。何昶希晚上的飞机去广州,一吃完饭就匆匆赶去了机场,陈宥维自告奋勇送王喆回住处,大家三三两两道了别,约好下次再聚便各自散去了,最后只剩下施展和胡春杨。

吃饭的地点有些偏僻,胡春杨已经等了十五分钟了还没打到车。

“坐我的车吧。”施展看出了胡春杨的窘境,“我送你回家。”

滴滴打车依旧显示在等待接单中,在这么下去只怕自己会冻死在这里,胡春杨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屈从,乖乖的跟施展去了停车库。谁能没事跟免费的司机过不去呢?

“麻烦你了。”

“没关系的,反正顺路。”

“嗯。”

胡春杨也没多说,直到汽车驶入高架以后,才发现不对劲。

“你知道我家在哪里?”

施展脸上掠过一丝尴尬,过了一会儿才艰难的开了口:“你刚搬家我就跟姚弛要来了你家的地址,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找你。”

喇叭虽然息了火,可打直球的毛病还是一点没改。胡春杨被这话闹得心脏怦怦直跳,全身的血液好像都涌到了脸颊,热腾腾的,还犯痒。

“我看新闻说你恋爱了。”

“啊?”胡春杨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半天才反应过来是自己上个月和表弟去超市买东西被狗仔拍了,结果营销号瞎写他傍上了圈外大佬。胡春杨当时气得差点发微博骂人,现在想到这事还十分无语,“那是我表弟,营销号造谣好吗!这种假的不能再假的事你怎么也信。”

“我这不是怕嘛。”施展小声嘟囔了一句,明显的长舒了一口气。

几年过去了,施展依旧是那个喜怒形于色的重庆蓝人,胡春杨盯着路灯下他越发立体的脸,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04.

施展跟胡春杨告白的那天,大厂已经迎来了新一年的春天。彼时他们刚刚录制完最后一场排名公布,三个月的残酷竞争,决赛近在眼前。

突然被施展叫去安全通道的时候胡春杨其实是有所察觉的,就像之前说的,施展是一个把感情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的人,而胡春杨,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我喜欢你”四个字施展说的那样轻巧,可是“对不起”三个字却仿佛用尽了胡春杨全部的力气。胡春杨其实有点记不住了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拒绝施展,只记得自己别着脸拼命的去躲避施展的眼神,狼狈又慌乱。

“马上就要决赛了,我觉得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谁知施展却笑了,伸出手摸摸胡春杨的脑袋,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好,听你的,我等你。”

胡春杨终于忍不住抬头去看施展,他还是在笑,一口大白牙整齐又亮眼。


回到宿舍以后胡春杨把这件事告诉了姚弛,姚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然后双手扳着胡春杨的肩膀强迫他直视自己:“杨杨,你说真心话,你喜欢施展吗?”

他喜欢施展吗?胡春杨问自己。

喜欢啊,胡春杨怎么可能会不喜欢施展呢。

只有施展会每天去全时给他买好吃的零食,只有施展会不睡觉陪着他练习,只有施展会戳他的脸,只有施展会“胡春杨胡春杨胡春杨”的喊他,只有施展会来宿舍叫他去食堂然后认认真真的告诉他“早饭很重要,一定要按时吃”。

他们嬉闹着冲进雪幕,走过全时的门口,一遍一遍的穿梭在宿舍和训练楼,在站姐的喊话里相视而笑,手牵手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胡春杨,你最喜欢哪个季节呀?

施展,你这个是什么无聊问题。

哎呀你就回答一下撒。

嗯...那春天吧。

哈哈哈哈是因为你叫胡春杨所以喜欢春天嘛。

才不是嘞!是因为我讨厌冬天,但是冬天过去就是春天啦。



05.

“杨杨~”姚弛八卦兮兮的凑上来,整张脸写着看戏两个大字,“听说你昨天碰到施展啦?”

“怎么这种时候你来的比谁都快。”胡春杨手里的杂志哗哗哗翻得巨响,一点也不客气。

“哎哟,我这不是关心你嘛。”姚弛把脸凑近了些,表情更加生动,“你俩聊什么了?他还喜欢你吗?”

胡春杨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气呼呼的扔掉了杂志:“姚老师你这问的叫我怎么回答啊!”

“OKOK。”姚弛赶紧顺了顺胡春杨的背安抚道,“那我换个问题,你还喜欢施展吗?”

胡春杨说不出话。


决赛前的那一周真的好忙。他们忙着拍摄,忙着练舞,忙着录制各种各样的物料,忙着和身边的人再见又再见。

胡春杨有好多话想跟施展说,可是不知道怎么说。他才意识到原来施展人缘这么好呀,每一个返厂的练习生都会来找他聊天,所有人去全时都会习惯性的喊一句“施展要不要一起”,就连工作人员都会多给他一些拍摄机会。

以前以为太阳只是围着地球转,直到后来放眼整个太阳系,才发现原来还有好多星星围着太阳。

胡春杨有好多话想跟施展说,可是来不及说。舞台的这头到那头明明看着这么近,可我们面对面的站着,却好像隔着1.5亿公里。

大厂的冬天过去了,留下的只有一个拥抱。


“喜欢。”胡春杨笃定的回答。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坐在我的后面,从你光明正大的戳我的脸不停喊我的名字,从位置测评你举着rap的牌子站到了我的身边。

为什么最喜欢春天啊,因为你出生的季节是春天。


胡春杨终于拨通了那个背了很久的号码。

“施展,如果我给你一个来我家的理由,你愿意吗?”

“什么理由?”

“来接受我的告白。”

对面的人笑了,胡春杨隔着电话都能想象他嘴角上扬的样子。

“胡春杨,你开门,我来找你了。”


北京的春天还是到了。




06.

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

什么歌?

春天的歌。

听过。那是我为你写的最美的情歌。


————END————

本子今天明天就会全部发货,谢谢大家的耐心等待


我也没有见到过实体,希望大家喜欢哈哈哈

终于体会到一把吃糖吃不下两分钟不看手机就会错过几百个糖点的绝美心情


春华秋施了不起


不愧是你们

本子已经全部印好啦,会尽快发货哒,谢谢大家的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