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夏凌凌江

屁话很多,脾气很大,更新随缘

【春华秋施】春天的歌

在冬天要听春天的歌


最近发了这么多糖想多产点粮,实在是瓶颈期完全没有灵感ヽ(ー_ー)ノ

这篇是之前出本时写的未公开,就借这个机会吧,希望喜欢


春去,夏至,秋逝,冬临,

一直在



以下正文↓


01.

连打了六个喷嚏以后,胡春杨终于意识到春天要来了——尽管同时到来的还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但这不重要!胡春杨兴冲冲的从衣柜底下翻出套头卫衣衫,然后再打开门的一瞬间灰溜溜的回到屋里套了一件羊绒外套。

初春的北京依旧寒冷,哪怕冬天已经过去了。


胡春杨一点也不喜欢冬天。他不喜欢冬天干燥的气候和阴沉的天空,更别提呼呼跟大嘴巴子似的刺骨寒风。网上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漫步在雪天,看细碎的雪花落满头顶,这样就好像我们一起白了头。胡春杨心想,先别提这事有多自欺欺人,下雪天在外面散步,你们也不嫌地滑。

姚弛听罢哭笑不得,打趣着说到人家喜欢被子晒过以后阳光的味道,你非说那是螨虫的尸体,用现实去戳破浪漫的幻想,你这可不就是赤裸裸的杠精嘛。胡春杨翻了个白眼哼唧了一声。姚弛又笑着继续到,再说了,冬天有什么不好的,下雪多好看呢,和喜欢的人一起喝着热巧看雪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胡春杨连忙摆手阻止了姚弛的长篇大论,对对对你的谷老师是人间初雪,我可求求你别秀了,放过我吧!姚弛咯咯咯的笑弯了眉眼。

而现在,胡春杨感受着冷风扎在脸上的刺痛感,在小区门口等了二十分钟依旧没有等来滴滴车司机以后,对冬天的厌烦又增加了几分。

马路对面有小情侣手牵手逛街,女孩大约是冷了,扯扯男孩的袖口腻腻歪歪的撒着娇,于是男孩拉开羽绒服外套,把女孩圈进了自己的怀里。胡春杨拿出手里噼里啪啦的给姚弛发消息,姚弛笑嘻嘻的回,看到了没有,这就是爱情,冬天的雪春天的花,现在就是恋爱的季节呀。胡春杨撇撇嘴不甘示弱:“姚老师你好歹一个爱豆,天天鼓捣我谈恋爱,你对得起我粉丝吗?”姚弛也寸步不让:“胡巨星,相信我,就你那些粉丝,嘴上喊着杨杨看看妈妈吧,心里天天给你安排小帅哥拉郎配。”

胡春杨气愤的关掉了手机。


大抵是自己的感情生活过于美满,姚弛有事没事就来操心胡春杨的情感生活,也不管两人的偶像身份,比他妈妈还要起劲。胡春杨最开始还会反驳说自己还小这么着急至于吗,后来也就习惯了,任凭姚弛给自己贴上“恨嫁”的标签也自巍然不动。倒不是说胡春杨性冷淡,只不过多年以来看身边的人恋爱结婚,分分合合,胡春杨自己也搞不懂恋爱究竟是怎么回事,更不敢轻易就去交付自己的真心去拥抱一段感情。

邓紫棋在歌里唱“爱本是泡沫”,胡春杨一遍又一遍的循环这首歌,然后低下头暗暗嘲笑这么多年依旧没有学会勇敢的自己。



02.

若不是王喆说自己好久没来北京了,一定要出来一起吃个饭,胡春杨是绝对不会出门的。

上上个月电影杀青以后胡春杨就任性的给自己放了个长假,他本就不是公司力捧的对象,可有可无的商业活动多几个少几个并无大碍,公司老板虽略有不满但也没有拒绝,于是他便在自己的小窝里安安稳稳的度过了这一个漫长的冬季。

去饭店的路上不出意外的堵了车,再加上之前等车浪费的时间,待胡春杨气喘吁吁的推开包厢的门时,房间里已经满满当当的全是人。十几道目光唰的一下落在了胡春杨的身上,他下意识的弯腰道歉,一抬头对上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眸。

施展。

曾经烂熟于心的名字忽的从脑海里崩了出来,胡春杨只觉得双手一阵冰凉。

“杨杨,快坐。”王喆连忙起身招呼,“我寻思着大家伙好久没聚了,难得今天都有空,就一起吃个饭。”

王喆这话说的体面,大家伙比赛结束以后各自发展,虽说经常能在工作场合碰见,但总归是许久没有私下聚会聊天过了。再磨蹭倒显得自己扭捏了,胡春杨“嗯”了一声就连忙入了座。

“杨杨我看了你之前演的那部网剧,没想到啊,我们杨杨居然是个隐藏的影帝。”陈宥维率先开口,话还没说完就被何昶希截了去,“你看看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杨杨演技一直就很好好吗?你忘了以前录异能学院的时候,杨杨狼人假扮神还上警,把咱们骗的一塌糊涂啦!”

胡春杨鹅鹅鹅的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包厢里的气氛这才被炒热。大家聊最近听到的八卦,吐槽某些奇葩同事,聊着聊着话题还是不自觉的回到了大厂。

仿佛要榨干人命的主题曲录制,紧张刺激又新鲜的小组测评,全时一点味道都没有却总是被卖光的鸭血粉丝汤,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残酷高压的竞争,所有的记忆都化作春日的那场烟花。回不去,留不住,忘不掉。胡春杨无数次在梦里梦见自己还在大厂,挣扎着从宿舍的床上爬起来,闭着眼睛摇摇晃晃的去练习室。梦里有黄色的训练服,有写着“越努力越幸运”的标语,还有人总是扯着嗓子大喊“胡春杨、胡春杨、胡春杨......”

“施展,大喇叭今天是忘了充电吗,怎么这么安静。”陈宥维突然冒出一句吓得胡春杨一机灵,他下意识的捏住衣角,眼神不自觉的瞟向和他隔了两个人的施展。

“害!”施展在一阵起哄声中笑眯眯的露出一口程光瓦亮的大白牙,“这不是,噪音是优质生活的天敌吗!”

包厢里的空调像是失灵了一样,胡春杨只觉得自己穿着厚厚的羊绒大衣也抵不住从脚底升上来的一股寒意。


冬天还没有过去呀。



03.

聚会终于在王喆喝到站在椅子上跳《迷宫》以后不得不结束。何昶希晚上的飞机去广州,一吃完饭就匆匆赶去了机场,陈宥维自告奋勇送王喆回住处,大家三三两两道了别,约好下次再聚便各自散去了,最后只剩下施展和胡春杨。

吃饭的地点有些偏僻,胡春杨已经等了十五分钟了还没打到车。

“坐我的车吧。”施展看出了胡春杨的窘境,“我送你回家。”

滴滴打车依旧显示在等待接单中,在这么下去只怕自己会冻死在这里,胡春杨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屈从,乖乖的跟施展去了停车库。谁能没事跟免费的司机过不去呢?

“麻烦你了。”

“没关系的,反正顺路。”

“嗯。”

胡春杨也没多说,直到汽车驶入高架以后,才发现不对劲。

“你知道我家在哪里?”

施展脸上掠过一丝尴尬,过了一会儿才艰难的开了口:“你刚搬家我就跟姚弛要来了你家的地址,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找你。”

喇叭虽然息了火,可打直球的毛病还是一点没改。胡春杨被这话闹得心脏怦怦直跳,全身的血液好像都涌到了脸颊,热腾腾的,还犯痒。

“我看新闻说你恋爱了。”

“啊?”胡春杨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半天才反应过来是自己上个月和表弟去超市买东西被狗仔拍了,结果营销号瞎写他傍上了圈外大佬。胡春杨当时气得差点发微博骂人,现在想到这事还十分无语,“那是我表弟,营销号造谣好吗!这种假的不能再假的事你怎么也信。”

“我这不是怕嘛。”施展小声嘟囔了一句,明显的长舒了一口气。

几年过去了,施展依旧是那个喜怒形于色的重庆蓝人,胡春杨盯着路灯下他越发立体的脸,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04.

施展跟胡春杨告白的那天,大厂已经迎来了新一年的春天。彼时他们刚刚录制完最后一场排名公布,三个月的残酷竞争,决赛近在眼前。

突然被施展叫去安全通道的时候胡春杨其实是有所察觉的,就像之前说的,施展是一个把感情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的人,而胡春杨,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我喜欢你”四个字施展说的那样轻巧,可是“对不起”三个字却仿佛用尽了胡春杨全部的力气。胡春杨其实有点记不住了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拒绝施展,只记得自己别着脸拼命的去躲避施展的眼神,狼狈又慌乱。

“马上就要决赛了,我觉得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谁知施展却笑了,伸出手摸摸胡春杨的脑袋,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好,听你的,我等你。”

胡春杨终于忍不住抬头去看施展,他还是在笑,一口大白牙整齐又亮眼。


回到宿舍以后胡春杨把这件事告诉了姚弛,姚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然后双手扳着胡春杨的肩膀强迫他直视自己:“杨杨,你说真心话,你喜欢施展吗?”

他喜欢施展吗?胡春杨问自己。

喜欢啊,胡春杨怎么可能会不喜欢施展呢。

只有施展会每天去全时给他买好吃的零食,只有施展会不睡觉陪着他练习,只有施展会戳他的脸,只有施展会“胡春杨胡春杨胡春杨”的喊他,只有施展会来宿舍叫他去食堂然后认认真真的告诉他“早饭很重要,一定要按时吃”。

他们嬉闹着冲进雪幕,走过全时的门口,一遍一遍的穿梭在宿舍和训练楼,在站姐的喊话里相视而笑,手牵手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胡春杨,你最喜欢哪个季节呀?

施展,你这个是什么无聊问题。

哎呀你就回答一下撒。

嗯...那春天吧。

哈哈哈哈是因为你叫胡春杨所以喜欢春天嘛。

才不是嘞!是因为我讨厌冬天,但是冬天过去就是春天啦。



05.

“杨杨~”姚弛八卦兮兮的凑上来,整张脸写着看戏两个大字,“听说你昨天碰到施展啦?”

“怎么这种时候你来的比谁都快。”胡春杨手里的杂志哗哗哗翻得巨响,一点也不客气。

“哎哟,我这不是关心你嘛。”姚弛把脸凑近了些,表情更加生动,“你俩聊什么了?他还喜欢你吗?”

胡春杨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气呼呼的扔掉了杂志:“姚老师你这问的叫我怎么回答啊!”

“OKOK。”姚弛赶紧顺了顺胡春杨的背安抚道,“那我换个问题,你还喜欢施展吗?”

胡春杨说不出话。


决赛前的那一周真的好忙。他们忙着拍摄,忙着练舞,忙着录制各种各样的物料,忙着和身边的人再见又再见。

胡春杨有好多话想跟施展说,可是不知道怎么说。他才意识到原来施展人缘这么好呀,每一个返厂的练习生都会来找他聊天,所有人去全时都会习惯性的喊一句“施展要不要一起”,就连工作人员都会多给他一些拍摄机会。

以前以为太阳只是围着地球转,直到后来放眼整个太阳系,才发现原来还有好多星星围着太阳。

胡春杨有好多话想跟施展说,可是来不及说。舞台的这头到那头明明看着这么近,可我们面对面的站着,却好像隔着1.5亿公里。

大厂的冬天过去了,留下的只有一个拥抱。


“喜欢。”胡春杨笃定的回答。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坐在我的后面,从你光明正大的戳我的脸不停喊我的名字,从位置测评你举着rap的牌子站到了我的身边。

为什么最喜欢春天啊,因为你出生的季节是春天。


胡春杨终于拨通了那个背了很久的号码。

“施展,如果我给你一个来我家的理由,你愿意吗?”

“什么理由?”

“来接受我的告白。”

对面的人笑了,胡春杨隔着电话都能想象他嘴角上扬的样子。

“胡春杨,你开门,我来找你了。”


北京的春天还是到了。




06.

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

什么歌?

春天的歌。

听过。那是我为你写的最美的情歌。


————END————

评论(7)

热度(168)